芯怡

柠糖:

兔女郎--竟然有小伙伴问我,你怎么确定是雌的!

莫-MO:

黄濑好可爱QAQ可爱可爱可爱!!!!

不要再看我啦。。忍不住要吃掉你啦!

【E/T童话联文】颜控的惩罚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第一次参加联文,真的是不胜惶恐啊,感觉自己纯粹是来拉低联文水平的(捂脸)。


纠结半天最后选的是《白熊王子》AU。


是个小时候很喜欢,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有点蠢的童话。


写的很傻,如果大家看完觉得甜我就满足了。




------


埃兰迪尔是在上山采药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跌落摔成重伤的。要不是采矿的队伍发现了他,此刻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此刻他昏迷在病床上也一样叫人束手无策。


远近的医生都请来看了,全说治不了,埃尔隆德不信这个邪,在家翻了三天医书。埃兰迪尔本就是个医生,埃尔隆德从小耳濡目染也懂一点医术,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药谱中翻出来一个叫还魂汤的方子,书上说的神乎其神,看上去只要喝了不管什么都能药到病除,前几位都是寻常的草药,埃尔隆德也认得,只有最后一味要叫还魂草,不仅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不过书上倒是画出了还魂草的样子。这药方其实听起来并不怎么靠谱,不过埃尔隆德还是把心一横,大不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他背起工具就上了山,然而当他真的独自在草木繁茂的山林里寻找一株草药的时候才知道他之前似乎想的太简单了。


他从天亮一路找到天黑,也没看见拿什么还魂草的影子,越走草木似乎越茂盛,他不耐烦地拨开挡住他地树枝,却没发现他已经渐渐走向了林子深处。无论是采药的还是采矿的人都不太敢往山林深处走,更不敢在晚上往那边去,大人们常吓唬小孩子说林子深处住着猛兽,会吃人的那种。


等埃尔隆德意识到不太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天空中只剩下太阳的最后一点余晖,树林开始显得幽暗起来。


他这才开始觉得害怕,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可能迷路了,太阳落山了,他无从分辨方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已经开始觉得他能看见隐藏在灌木丛之间的野兽散发绿光的眼睛。他毕竟年轻,第一次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下,一害怕就冲着记忆里来时的路跑起来,说是跑,其实森林里到处都是灌木和气根,他一路跌跌撞撞的,速度不快还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这样一来他更觉得周围的野兽蠢蠢欲动起来。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埃尔隆德一边跑一边回头确定没有东西在跟着他,结果哐地一下撞上了什么,吓得他一个激灵,一抬头竟然是一只白熊,在昏暗的森林里他的皮毛似乎泛着一圈不真实的光,正在埃尔隆德犹豫要不要立刻倒地装死的时候,那只熊居然说话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来扰此地的清静?”声音听起来非常高傲。


“我,我叫埃尔隆德,是......来采药的。”埃尔隆德顾不上思考熊为什么会说话,慌里慌张的回答道。


“哦?你要找的是什么药?”


“还魂草。”


“还魂草可是魔药,你找来要做什么?”


“……家父重伤,唯有还魂草能救了。”


埃尔隆德答完这句话便陷入了一篇沉默,他感觉熊正在打量他,他却不敢抬头看那熊,过了有一会儿熊才再次开口。


“我可以给你还魂草,但是作为回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到这森林里来和我一起生活。”


埃尔隆德显然被这条件吓了一跳,他不明白这只熊为什么提出如此没头没尾的要求,和他一起生活难道会有什么好处吗?他自问可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不过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和熊谈判的余地,于是他犹豫了没多久就把心一横,说:“好,我答应你。”


熊拿了还魂草给他,并叫他三日以后上山来。


有了还魂草埃兰迪尔果然药到病除,第二一早便醒转来。埃尔隆德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母亲抹着眼泪不愿意答应,埃兰迪尔却说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失信于人。


于是第三天一早,埃尔隆德就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告别父母,一个人上了山。


山林到处都长的一个样子,正当埃尔隆德思考如何才能找回上次遇见白熊的地方的时候,一只金丝雀落在了他的肩上,唧唧喳喳地叫了几声,然后向前飞去,埃尔隆德没有多想就跟在金丝雀后面走。遇见了一只会说话的熊之后一只认识路的鸟已经不足以让他惊讶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终他们来到一座宫殿的前面,那金丝雀叫了一声就一拍翅膀飞走了。而白熊正站在宫殿的门口,似乎是在等他。


“你来了。”


“是的......”埃尔隆德不知道该用什么称谓,先生?或者看他住的地方应该用陛下更合适?


白熊倒是丝毫不在乎他的纠结,直接领着他进了宫殿,带他去了一个房间。


那房间很漂亮,宽敞而明媚,家具也都十分华丽,接着白熊又给了他一个铃铛,告诉他如果需要什么的话可以摇这个铃铛,管家就会出现了。


交待完这些白熊就离开了房间,留下埃尔隆德一个人。起先埃尔隆德还十分拘谨,过了一会儿发现似乎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绕着房间看了看,然后发现书架上摆着一些书,都是他从前没有见过的书,甚至还有几本书所记载的文字都是他所没有见过的,他愈发地对这座宫殿和他的主人好奇起来。


等到中午的时候,有仆人到他的房间来请他去吃饭,埃尔隆德不确定仆人究竟是什么生物,不太像人也不太像动物,似乎有点像神话故事里所记载的小精灵。等到了餐厅,或者说是宴会厅更合适吧,白熊已经在长餐桌的一头坐下了,示意埃尔隆德在另一头坐下。


此刻的埃尔隆德对眼前的种种满心的好奇却又不太敢开口询问,只好小心翼翼得吃他的午餐。吃完午饭熊又离开了,甚至到了晚餐时间也没有回来,长长的宴会桌上只有他一个人。


时间在这里过的似乎格外的慢,格外的安静。


日子长了,埃尔隆德慢慢习惯了,胆子也开始大起来,他开始在宫殿里四处走动,这里四处都是珍宝,主人的财富只怕不可估量,埃尔隆德从来不去触碰贵重的东西,然而他发现的越多就好奇心也就越强。


同时他也开始感觉熊虽然说话的语气很高傲,但是并不是坏人,相反,相处的久了他觉得其实熊还挺温柔的。他们开始在吃饭的时候聊聊天,谈谈这里的藏书,讲讲关于这座山的传说,多数的时候都是埃尔隆德在讲,熊听着。再到后来,熊去巡山的时候也会带着埃尔隆德一起,埃尔隆德觉得白熊的皮毛是他触碰过最柔软的东西。


熊叮嘱他晚上九点以后就不要再离开他的房间了,熊不解释原因,埃尔隆德也只管遵守。


埃尔隆德并不是会逾矩的人,但是有一日他在书房待的太晚,离开时外面走廊的灯已经都熄灭了,他身上也没带着那个可以召唤管家的铃铛,只好摸着黑乱转,这种情况下当前方出现一点亮光的时候他几乎没有多想就冲着亮光走了过去,接着他就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东西。


熊正在变成一个人。


白色的皮毛正在一点点褪去,他本来的面目已经显现出来了,埃尔隆德觉得他从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一头柔亮的金发,在灯光下几乎有点晃眼。


埃尔隆德定定得看了将近一分多钟,直到熊完全变成了一个人,埃尔隆德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看到了不开看的东西,他正想悄悄离开,那人却说话了:“你都看见了。”


“我,我不是故意想看的,我只是在黑暗中迷了路,顺着光就过来了。”埃尔隆德有些紧张。


“你怎么看见的已经不重要了。”那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示意埃尔隆德到他身边来,而他起身拿了两个高脚杯子,斟上了葡萄酒。


“所以你是人变的?”埃尔隆德只想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不然呢?你不会真觉得一只熊可以说人话吧。”


“那,这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变成了熊?又为什么要我来?”


“我叫瑟兰迪尔。”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原本是个王子,如你所见,受到了巫师的诅咒而变成了一只熊。”


“你做了什么?”


“因为我曾经以美貌自恃,嘲笑和亲公主的相貌,父王为了惩罚我就叫巫师把我变成了白熊,如果第一个在这山里遇见我的人愿意和我生活,并且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能喜欢上我魔法才能破解。”


“我......”


“你不必说什么了。”瑟兰迪尔打断了他:“魔法的规则已经被破坏了,依照约定,我得回去娶那和亲公主了。也罢,我本来就不指望有人会喜欢一只熊,你明日回家去就好。”


“我不回家。”埃尔隆德说。


“哦?”
“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吧,规则是被破坏了,但是谁说人不能喜欢熊呢。”


瑟兰迪尔一时没接上话来。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吧。”埃尔隆德又重复了一遍。


这回瑟兰迪尔笑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笑:“如果你能在婚礼前找到我父皇的宫殿,或许还有办法。”


“宫殿在哪儿?”


“在太阳的东边,月亮的西边。”


埃尔隆德傻了眼,地图上可从来没见过这个地方,但是他还是很快说:“我一定会找到。”


“那个地方很远。”瑟兰迪尔说:“但是多问一问的话,总能找到路的。”




第二天一早埃尔隆德再醒过来发现宫殿已经空了,一个仆人都没有了,他收拾好了他当时带来的衣服就上路了。他实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多问一问的话,总能找到路的”,瑟兰迪尔是这么说的,于是埃尔隆德决定先去问问镇上卖书的爷爷,他是镇上读书最多的人。


“太阳的东边月亮的西边?我没听说这个地方,或许你可以去问问在城门口纺纱的那个巫婆,她知道很多传说。”


埃尔隆德又去问那个巫婆。


“太阳的东边月亮的西边?我没听说这个地方,或许你可以去下一座城问我的姐姐,她知道的比我要多,不过她脾气可不太好,你拿着我的纺锤吧,她看到了会帮助你的。”


埃尔隆德拿着巫婆的纺锤往下一个城去了。


“太阳的东边月亮的西边?我没听说这个地方。”她的语气听起来凶巴巴的,不过看到了纺锤之后还是接待了埃尔隆德:“但是我知道这个地方一定很远,我知道北风在城里有个歇脚的地方,北风能吹的很远的地方,如果它也不知道我就不知道还有谁知道了。”
埃尔隆德去找了北风。


“太阳的东边月亮的西边?那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了,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北风说话都很像在咆哮,埃尔隆德被吹的几乎站不住。


“我要去找一个人,如果我不去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北风听了说:“好吧,我带你去,看来在路上我又可以听一个故事了。”


那个地方确实很远,北风足足吹了五天,才终于来到一个城堡外面,北风祝埃尔隆德好运然后就离开了。


埃尔隆德先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然后先打扮成一个卖酒的商贩跟门口的士兵打探情况。


“一直这么站着您一定很累了,请喝些酒吧。”


士兵打量了他一番,觉得他的样子不像个坏人,就接受了他的酒。


“这酒可真好。”士兵说:“竟一定也不比皇宫里的酒差。”


“您喝过皇宫里的酒吗?”


“是的,不瞒您说,过几天王子大婚,各地进贡了很多酒来,多的酒窖都放不下了,我们搬运的时候就顺手带了两瓶出来。”


“王子要结婚了吗?”埃尔隆德想他找对了地方。


“是的,是这样没错。”


埃尔隆德又随便和士兵交谈了几句就走了。


第二天他重新化装成一个江湖术士又来了:“我有长生不老药要献给国王陛下。”


士兵一通报,国王马上就召见了——国王年事已高,早就遍寻长生不老药,苦于一直不得。


“这城堡比之前瑟兰迪尔在山里的宫殿要大的多,埃尔隆德不知道该如何找寻瑟兰迪尔,只好先跟着侍卫觐见国王,没想到瑟兰迪尔正站在国王宝座的旁边。


瑟兰迪尔看出来人是谁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是相当精彩。


国王叫瑟兰迪尔去把他手里的药取来。


“国王陛下,这可是魔药,不能轻易给人。”


“你既然来了,必然是有要求的吧,说出你的要求来。”


“您说的对,我是有一样想要的。”


“你只管说出来就是。”
“我嘛。”埃尔隆德微笑着对上瑟兰迪尔的眼睛:“我想要王子。”
FIN







Summer Bee:

经历了一个大幅回暖的周末


伦敦已经是一派春暖花开的景象了

猫咪 盛开的花朵 微风 浅色调 

关于春天最好的想象:)


猫猫守望者:

大色块加套色,还是复杂图案,唉,果然作大死的节奏…(╯°□°)╯︵ ┻━┻

卢卡卡:

当你只能孤注一掷的时候,你只能孤注一掷。如果你犹豫不决,说明你其实还有办法,只是不愿意使用。


印出来不满意,改天重刻

蠢了躺着:

(。•ˇ‸ˇ•。)全宇宙 最喜欢 最喜欢的你们

提前祝青峰大辉8.31生日快乐❤❤❤!

(。•ˇ‸ˇ•。)光和影 真是温柔极了

Aman:

新年第一章,手残只能刻成这样了,话说为毛浪客行还不恢复连载啊,武藏难道你又种了一茬庄稼吗?

 

zootee猪蹄手工:

这款不对称挂坠,云中歌,做好5个,已上架。

不对称的挂坠上用了925银筒珠,紫檀镶嵌925银丝,萤石,以及海贝龙纹雕刻件等。它可以随个人喜好,悬挂在喜爱的位置。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166913172